爱笔趣阁 > 都市小说 > 帝姬传奇:华都幽梦 > 【一】惊鸿影33┇他的眼神有点温柔,是自己想多了?(2更毕)
    苏稚和她对视倒很沉着,淡淡笑着点头。</p>

    想到他刚才那无礼吓坏她的举动,幽梦捂着胸口,羞恼得一时气急:“你大胆!竟敢对本公主如此放肆!”</p>

    苏稚旋儿垂首,听她训斥。全是九九出的馊主意,可他毕竟还是小孩子,眼下锅也只能自己背了。</p>

    眼看着幽梦是真生气了,九九连忙跪下认错:“公主姐姐息怒!是我拉阿稚哥哥过来的……”</p>

    幽梦嗔怒:“你们串通好了来捉弄我么?”</p>

    “不不不!”九九委屈郁闷地解释说,“原本我们还以为是哪位丫鬟小姐姐在这,看她千辛万苦摘不到墙上那花,我们就好心想帮她一把,可谁想您会穿这件衣裳,叫我们认不出来……我们事先并不知道是公主姐姐啊……”</p>

    想起自己那些窘态竟全被人看见,幽梦脸颊一热:“岂有此理!居然敢笑我矮!”</p>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姐姐不矮,是花儿开得太高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什么也不懂。看着九九在那一心辩驳却越描越黑,懵懂憨厚不免滑稽,苏稚垂眸忍俊不禁。</p>

    很不幸,他的表情被眼尖的幽梦捉个正着:“你还笑!”</p>

    苏稚瞬时收敛,与九九一样乖巧地望着她。</p>

    幽梦来回看他俩一眼。“即便是把我错看成府里的丫鬟,就可以这么没规矩了?”她强作高傲,“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?”</p>

    说到底,她还是怪苏稚刚才太轻浮了。也许对待这些男宠她有她的做法,对他们轻浮是天经地义,但被他们轻浮就是以下犯上!</p>

    况且……在她眼里,苏稚像是那种随便对女孩动手动脚的人么?</p>

    九九讨好地拉住她手,可怜巴巴地仰望她:“今天吓到公主姐姐是我们不对,姐姐要罚就罚我吧,不要责怪阿稚哥哥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禁不住那样无辜柔弱的眼神,幽梦心软了。“都起来吧。”她目光着重停留在苏稚脸上,“以后不许再这样了。”</p>

    苏稚定定看她的眼神,令她觉得怪怪的,之前几次见面,他看自己都带着生分的敬畏感,可今天,却莫名亲切和温柔…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?</p>

    “嗯嗯!”九九坚决保证,“不会了不会了!以后我们一定会乖乖的!”</p>

    幽梦就此作罢,却抵不住心烦意乱,黑着脸疾步离开。</p>

    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</p>

    兰莹入风华楼幽梦寝室,见冬至刚伺候她换下一身侍女衣裳,她正把玩着手里的禾雀花。</p>

    冬至欲将衣裳带去浆洗,走至兰莹身前行礼,兰莹顺手摸着她手里的衣物,纳闷道:“哎?你今日不是去见春陵君么?为何要穿成这样?”</p>

    幽梦微笑抬眼:“我是去见栖梧了,他想把他结交的几位名士介绍与我认识,可这些人呢,全都有些特立独行,心志又清高,最不屑与权贵来往,以拉拢为目的的接近会让他们十分鄙夷。”</p>

    兰莹意会地点点头。</p>

    “栖梧认为我不适宜直接用公主的身份示人,免得他们以先入为主的印象将我拒之千里。”幽梦说着走来,“于是就特别关照我,让我去前一定先换上侍女穿戴,他们在屋里说话,我就装作在栖梧旁边侍奉的小丫鬟,为他们斟茶倒水,暗中观察,听听他们的高见,看与我究竟是不是同道中人。”</p>

    “交个朋友还有这么多路数?”兰莹笑吟吟地打趣,“不过他们难道就没怀疑,怎么春陵君府上竟还有这等国色天香,颠倒众生的小丫鬟呢?怕不是春陵君的私宠?”说着一手执扇,一手去幽梦脸上揩油。</p>

    幽梦忙躲闪,轻嗔:“去去去,我去栖梧府里都是去办正事,被你说成什么了?”</p>

    兰莹团扇掩面,笑得千娇百媚,这时看见她手里的一串花穗:“唔?咱们府上也有禾雀花么?从哪摘来的?”</p>

    幽梦看一眼手中,笑说:“就开在百花香径那的一座院子里。”</p>

    “哦,那里靠近檀奴苑吧?”兰莹若有所思,“禾雀花寓意快乐,据说是仙人为了惩罚那些偷吃作物的禾雀,而施法将它们绑成一串串地,吊在木藤上变化成的,所以它会长得如此惟妙惟肖,和真的禾雀一样。”</p>

    “原来你也认得这种花呀?”幽梦再一次折服于兰莹的见多识广,“它可不常见。”</p>

    兰莹笑着摇扇:“你忘了我之前一直都是服役于行宫的春晖苑么?那里多的是奇花异草。”</p>

    幽梦的好奇心又被勾起,一把贴近兰莹身去,挽着她问:“都有些什么花呀?快跟我说说。”</p>

    兰莹禁不住她撒娇,便滔滔不绝与她聊起了自己在花圃的那些经历……</p>

    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◆◇</p>

    深夜的风华园已陷入沉寂,一处隐秘的楼阁,一个神秘的身影站在露台,双手抱着一只灵巧的白鸽,发出低弱的“咕咕”声,那人手掌在白鸽头顶轻轻一抚,它就瞬间安静了下来。他的手探出露台往上一抛,鸽子便扑腾翅膀飞入漆黑的夜空,不复踪迹……</p>

    过了一会,相府廊下,鬼武抬手任空中飞落的白鸽停栖在臂上,他取下鸽爪上的信件,拿着它快步走入议室呈给归嵩:“相爷,收到夜渊的飞鸽密报。”</p>

    归嵩接过,展开那张小小的纸片,上面写着:</p>

    「未雨求贤,掩于声色。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。」</p>

    归嵩眉头敏锐地蹙起:“明修栈道,暗度陈仓……”</p>

    身旁郭奉听他自言自语念出这几个字,便知事关重大:“丞相,公主府那边有异常?”</p>

    “根据夜渊潜伏风华园多日以来的观察,他想提醒本相。”归嵩回头看他,“小公主看似收纳了不少面首,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,她真正的目的是想建立自己的幕府,为她绸缪办事。”</p>

    郭奉眼中聚光一亮。“小公主竟有此胸襟,必有所图。”他走进一步,意味深长,“看来这丫头的心思着实不容小觑啊?”</p>

    归嵩冷笑:“她的确有点小聪明,心中是比寻常女子更有丘壑,不过这不代表她就能成气候了。论起权谋,她还是太嫩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想谋权干政?她这是在玩火啊……”郭奉勾起嘴角,“丞相打算怎么做?要向陛下进言,请他管束一下这位不知分寸、不守规矩的小女儿么?”</p>

    “不,本相非但不去揭穿她的野心,还要不动声色看她玩下去。”</p>

    郭奉意外一愣,看丞相的样子,似乎已经酝酿好了一个很大的阴谋。</p>

    “如今时机不成熟,陛下也会心存偏爱,最多不过略施小惩。本相是皇亲,名义上多少也算小公主的长辈,理应好好教教她。”归嵩笑得愈发阴森,“早晚有天会让她知道,什么叫玩火自焚。”</p>

    说罢,他将纸条置入烛火深处,冷眸深不可测,看着它被火焰吞噬。</p>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com。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:.com</p>